陌上宇年

陌上茶客行

    黑夜笼罩大地,但上海依旧灯火通明、热闹非凡。只是以往最繁华的南京路上,却显得极为萧瑟,来来往往的行人极少,虽然仍是满街绚丽的迷红之景,但却几乎没有任何行人的声响。
  大雪不断的飞飘,如鹅毛一般纷纷扬扬而落,把大地渲染的纯白无暇,地上的雪映着月光,把原本黑暗的世界变得明亮,这夜的雪美则美矣,但却又说不出的凄凉。
  转角,是与南京路交错的福建中路,本就不算热闹的他,如今却更显悲凉,月华和雪夜的交织,使大地更显苍白,街道两旁的酒楼,早已取下火红的灯笼换成盏盏幽蓝的引魂灯,灯中的烛火在大雪的映衬下不再温暖。路旁是高挂的白帆迎风飘飞,白色的蔷薇花撒满街道两旁,一直通到街角的弄堂。
  原本冷清的弄堂里如今却挤满了人,有金发碧眼的欧洲人,有黑皮肤的非洲人,还有黑发黑眼的亚洲人,但无伦他们来自何方,都是手捧白莲花,跟着前方的灵柩走向灵台。
  遥远的星河之上,一摸灵魂杵立其上,银白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头,白皙的面庞上那俊美的五官竟和灵堂前摆放的照片一模一样,却多了一丝仙气。眼中没有喜怒,却带着一丝不舍。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是灵柩前泣不成声的少女,坐在太师椅上抹泪的老人,以及一个明明脸上并无喜怒却拳头紧握的中年男子。
  “黑白使见过医仙大人!”突然从远处传来两道声音。男子回头,脸上的表情隐去,弯起唇角,一抹温润如玉的笑容浮现在脸上,道:“两位好久不见,近来可好?”两人对视轻叹一声,白使道:“宇年大人,您又是何必,为了和帝君的赌注,就经历红尘,为何不在上届享乐啊?”墨宇年摇了摇头,嘴角缓缓勾起,发出自嘲的笑,换换低头看向脚下的上海,回忆这一生的往事……
  五岁时家破人亡,独自一人带着妹妹闯荡,一路飘摇,来到上海,直到被墨家家主捡回去收养,才过上安稳的生活,从此走上修真之途。只是这具身躯太过孱弱,打娘胎中带了病根,哪怕他这医仙也无力回天,前几日他变有预感这身体要支不住了。虽然他不畏惧死亡,但仍然挂心义父墨风(墨家家主)、大哥墨雨,以及唯一的亲妹妹墨妍。只希望他们可以长命百岁,得道成仙,来日相逢。
  思及此,他摇了摇头,一甩袖,道:“小黑、小白,带我去转生殿……”“是!”
  自此往生了。
  

评论